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于遠] 我覺得,我隊友,喜歡我(十二)完

(十二)

隊員們說完就一哄而散,留下滿臉通紅依舊還沒恢復語言能力的兩人。


「………………回宿舍?」

率先恢復神智的于鋒拍拍鄒遠。

鄒遠嚇了一跳,才回過神來,意識到剛剛發生的事情都是真實的……同時一陣強烈的飢餓感傳來。

「我餓了…」鄒遠不好意思的說道,今天因為一直擔心于鋒的情況所以午餐和晚餐都沒什麼吃,現在事情解決,人一鬆懈就餓得不得了。

「你要吃什麼?麻辣燙?」鄒遠點點頭,于鋒忍不住伸手摸他的頭,雖然沒有刻意去注意,但對方的喜好早就在生活中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。

儘管鄒遠平時就很溫和,不過他現在因為緊張、乖順的樣子于鋒覺得還挺可愛,大概是不知道如何交往吧,所以有些彆扭,束手無措。

不過其實于鋒自己也沒好到哪去,畢竟他自己也是從充滿光棍宅男(除了偉大的隊長和副隊),萬年女廁無人使用的藍雨轉會來的,交往經驗?還不如問問左手的經驗比較實在。

笨拙的兩人最後還是聊起了榮耀,聊怎麼打配合,會不會打出屬於我們自己、不一樣的繁花血景,到時候會不會被起個新名呢?還有沒有更適合現在組合的新打法?要怎麼一起拿下屬於百花的冠軍?

「拿冠軍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?」鄒遠吃的臉紅通通的,他雖然愛吃辣,但能承受的辣度並沒有比于鋒好。

「這你就問對人啦,知道拿冠軍的時候,感覺整個世界都在你手中,好像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在你前面。」于鋒手環著胸,閉著眼想著當時藍雨拿冠軍的情形。感覺有點不真實,輕飄飄的,尤其自己才剛出道。

「當下真的不是高興就可以形容的,好像只要繼續待在藍雨,未來就可以繼續拿冠軍。

但是過了一個賽季之後,比起當拿冠軍的隊員,我更想當帶領大家拿下冠軍的隊長,我想知道靠我手裡的重劍,我可以到哪裡。」

「出道就拿冠軍,明明我們才差一個賽季出道呢.......難怪你胃口這麼大,囂張吶。」鄒遠感到羨慕,能拿到一次冠軍就很好了,就算是不起眼的隊員也願意。

「不囂張點我怎麼拿冠軍戒指給你求婚?」鄒遠險些噎到,這什麼肉麻的玩笑?但對方的表情認真到不覺得像是開玩笑。

「哪有人剛交往就在想結婚的……」

「不知道欸,不是有人以結婚當前提交往的……不過也可能是我想看你穿婚紗?」

「!!你變態啊!!!」

「嘿嘿,你後悔也來不及了。」于鋒還故意學色老頭的樣子,摸摸鄒遠的手背,後者擺出嫌棄的臉。

「你癡漢嗎……」

「這叫愛。」

鄒遠噗哧的笑了,反握住于鋒的手。


「那也只能一起走下去了。」


「當然。」

 

-正文結束-

後記:有番外的有後續有肉的有肉的有肉的(催眠自己)

因為期末要修羅一個禮拜,決定把本篇斷在這......肉以後補Orz

廢話:希望喜歡于遠的夥伴們可以一起多寫寫哈,每次刷TAG發現自己的文沒有被頂下去都有點淡淡的惆悵_(:з」∠)_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