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三)

*大量私设有...

*杂鱼....未遂


(三)昊→远


唐昊轻轻地把邹远遮住脸的手拨开,他知道邹远哭了,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因为在他的观念裡,只有弱者才会悲伤难过,足够强大的人是不会被这种情绪左右的。

邹远在职业圈实力上确实不算强,但是唐昊又很矛盾的觉得,他其实不弱。


应该说他在邹远身上看见了一种坚持。


还在训练营时,训练成员都会编组厮杀,也有PK积分制度,整体成绩最高的前六人可以和战队选手进行教学指导,而唐昊常常和百花现役选手PK,久了也经常出没在职业选手的训练室裡,虽然不符合规定,但是大家也睁一隻眼闭一隻眼,唐昊的实力没多久就可以正式进来训练室,没有必要挡他还是怎样。

邹远算是个特例,他和唐昊虽然是同期,但是因为他玩的是弹药专家,当时他的发挥也算是比较好的,在第六赛季时就时不时被张佳乐叫去指导,那时候其他训练成员都相当眼红,为什麽队长要对这小子特别关照?他只是个Omega,又不是特别有才能,直到第七赛季邹远出道,更是接受不少特殊指导,第八赛季邹远被任为队长时,训练成员的不满终于爆发,甚至有人谣言说是邹远早就给张佳乐陪睡,不然怎麽这麽好运,可以受到张佳乐的青睐,各种难听的流言蜚语都有,唐昊虽然不太和训练成员搅和再一起,但难免还是会听到他们在背后黑邹远。

“有时间在背后说人家,你们为什麽不提升实力?浪费时间。”

唐昊听的烦,搁下这句话继续打自己的荣耀。


唐昊知道在训练营时期,也就是出道前一年,邹远常常留在职业选手的训练室加训。

邹远知道自己在训练营的处境并不是非常好,儘管因为个性温和,还是有很多对自己好的成员,也有不少朋友,黑自己的人是极少数,但是考虑到自己的体质所以能避开就避开,张佳乐知道这件事情,也算是培养自己的接班人,就默许他使用职业选手的训练室。

唐昊知道邹远一直都很努力,他必须要撑起现在的百花,直到现在当上了队长,邹远还是常常留在训练室裡加训,成为队员和他相处了好一阵子,他知道邹远儘管不是Alpha,但他要证明Omega也是能够在电竞圈有一席之地的想法。

邹远个性一直都很温和,甚至有点战战兢兢,一开始对于讲话直来直往唐昊很不能接受,男人麽,不就是要勇敢向前吗,顾虑这麽多有什麽意义?

但是久了唐昊也慢慢习惯邹远的温柔和顾虑,他对任何人都好,但也对任何人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。


一朵看似柔弱的花,却不愿意凋谢,用他的方式坚强生存着。


这是目前为止他所认知的邹远。


唐昊看着一直以来默默承受着压力的邹远,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哭,他也想起之前忽略的问题,为什麽邹远的记事本会在它门前?为什麽邹远没有吃抑制剂?

邹远早就知道他自己是Omega,依他的个性他不可能会忘记准备。


“你的抑制剂呢?”

“.......忘了。”

不对劲。

不可能,他不会忘记这麽重要的事情。

唐昊想着却得不出结果,最后只是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,打算回自己的宿舍洗澡。

邹远目送着唐昊离开,趁着身体暂时恢復平静,拿出手机传简讯给张伟:“我的抑制剂被偷了,暂时别让唐昊知道,麻烦请经理找一下监视画面。”

然后拿好衣服走进浴室洗澡,泡在温热的水裡,邹远觉得自己需要消化的事情太多了,身体遍布的红痕看起来是那麽的憷目惊心,如果放弃当队长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些的话,那该有多好。

不过发现自己这样的是唐昊,这让邹远还是鬆了一口气。

至少是......唐昊。

共事了一年,好友之间的信任还是有的。

他个性很直,很冲,整体来说还是很可靠的,只是没那麽细心罢了。

邹远叹了口气,遇到这种事也没有办法,已经发生了也就只能继续面对下去。

泡得差不多了,邹远起来穿好衣服打开电脑,等着张伟给他送抑制剂过来,随便刷点什麽等着时间过去。

没多久听到敲门声,邹远走去开门,以前训练营几个熟悉的面孔让他板起来了脸,想关门送客,对方却硬是卡住门板挤了进来。

“队长进来可好?”

邹远没有穿外套,脖子上的痕迹在白皙的皮肤上相当显眼,对方吹了口哨。

“被唐昊上的感觉怎麽样啊?和前队长比起来如何?”

“东西呢?”邹远冷淡地回应着,他小心地往书桌移动,上面摆着装水的马克杯。

“你说抑制剂吗?”

“我不觉得你们只拿走了抑制剂。”对方无形的一步步进逼着,邹远慢慢的退后,直到自己能摸到马克杯。

“队长很聪明啊?对,我们是来拿东西的。”说着其中两个人踩着椅子,将手伸到衣柜上方拿下针孔摄影机。


“队长,我们谈个交易如何?”

邹远拿起马克杯想也不想的,把裡面的水泼了对方满脸。

“想都别想。”

他尽可能的不让自己表现出害怕,拖延时间。

对方抹抹脸,然后笑了笑说:“真的不想一下吗?连累到唐昊也不要紧麽?”

“你们真以为战队不会知道你们在做什麽吗?”邹远面无表情地紧抓着杯子。“你们现在滚,我可以当作整件事没有发生。”

“听起来是谈判破裂阿。”对方拿出小香水瓶,上面的图案让邹远脸色更加难看。

“这是犯法。”

“严格来说并不算,我们并没有强制让你进入发情期,因为你现在就在发情期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记:最近事情很多,这篇以後大概周更了吧....?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5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