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十)

*看群裡这表符o<--♂-< 笑的不能自我  @邹远 


(十)于远

邹远虽然有点好奇,但还是直接关上萤幕。想把喝完的花茶冲一冲丢掉,可是于锋还在用浴室,他走去敲了敲浴室门,说他回去了,于锋应了声好,邹远就拿着空罐子回自己房间。

不晓得唐昊敲于锋做什么呢......

唐昊离开百花之后还是会QQ联络,大多都是抱怨N市天气闷热,觉得K市气候凉爽宜人等等,有时也会说虽然盐水鸭好吃,但还是想念这边的过桥米线和鲜花饼,邹远倒是爽快地叫唐昊把地址捎上来,直接寄一大箱鲜花饼过去,吃完了再跟我说。

经过上次报警事件之后,邹远的房间搬的离Beta宿舍近多了,栋与栋之间也加装了识别机,出入都要刷卡确认身分和位置,邹远走到Beta宿舍要刷卡时才发现把卡忘在于锋房间了,啧了一声又走回去,心想自己是不是刚刚聊天聊到智商都掉线了。

敲敲房门,于锋没有回应,刚刚出来的时候没有锁门,邹远心想反正才一下下,卡放在桌面拿了就出来,开门进去却被一股强烈的薄荷味扑了满脸。

邹远憋气抓了桌上的识别卡、立刻转身甩上门往外跑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刷了Beta宿舍的识别机才大口喘气,原来其实于锋在易感期,考虑到自己,整天一直压抑自己标记Omega的本能,把信息素给压到最低.......

邹远再度觉得,自己是个Omega,真的好累。


回到自己的房间,翻开自己的记事本,他看着隔天被自己打了一个红圈的标记,脑袋顿时嗡了一下。

自己怎么就忘了,因为发情期会停止进食,所以在那之前食量会变得很大,难怪这几天怎么吃都吃不饱。

这同时也表示,自己和于锋的週期有多么接近。


如果身边有週期与Omega相符的Alpha,其标记成功率是一般A与O的五倍之多,反过来说如果要长期保持不标记的状态,所需要的抑制剂量会更大,而且两方都必须同时服用。

但是违反生物本能,一直以药物控制并不是长久之计,久了要不是有抗药性,就是週期开始缩短,发情期开始延长,严重甚至导致生殖器官衰竭。

邹远沉思。

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于锋造成困扰,必须要让他知道这件事情。

之前有听说过强行改变Omega週期的方法,但是风险高,如果要保住自己接下来的职业生涯,就不能冒险。

他揉着隐隐发疼的太阳穴,把罐子洗淨后丢到垃圾筒,拿衣服去浴室洗澡。

温热的水柱让他觉得有些晕,浓烈的薄荷味好像还在自己鼻尖,但是临近发情期冲冷水会有反效果,所以邹远还是忍着快速洗好出来。

拉开抽屉裡的抑制剂和喷雾,他实在不确定遇到这种情况抑制剂到底该吃几片,百度了一下一般人也不太有这种问题,遇到週期对的?不喜欢要么避开,喜欢当然就直接标记,像自己这样情形的,还真找不到例子。

现在这时候也来不及去看医生了,正当邹远在烦恼该怎么办时,手机响起QQ的通知声,一看于锋。

【落花狼藉:刚刚唐昊跟我说了,你这几天不方便吧?】

【花繁似锦:恩......是。】

原来唐昊是特地跟他说这事吗......邹远扳弄着手上的药片,皱着眉想于锋才来百花第一天,就要操心两人的性别问题,实在是有点鬱闷。

虽然早晚也要解决,以前和唐昊同队时,自己会吃抑制剂,必要的时候和他拉开距离,週期不同加上妥善处理,除了报警事件基本上两人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。

【落花狼藉:这样问可能有点失礼,你打算维持这种状态多久?】

是指未标记的状态吗......

【花繁似锦:到.....我能够找到一位能信任的Alpha?】

过了很久,对方都没有传来讯息,邹远看着自己的回应,心想这样回答有那裡不妥吗?

【落花狼藉:这样好了,我们这赛季都先吃抑制剂,下个赛季你就二十岁了,你再来好好考虑一下标记这件事。】

考虑标记这件事吗......

联盟虽然没有明文规定,但因为不管是赛场还是观众,都是Alpha和Beta居多,怕未标记的Omega在成年之后,发情期会愈来愈不稳定,影响到比赛的进行,因此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是希望Omega在二十岁能拥有固定伴侣。

只是对象,目前战队也就只有于锋是Alpha,虽然对他不反感,但毕竟认识的还不够深入,邹远现在暂时不想想那么多。

【花繁似锦:我会好好想的,抱歉还让你操心......】

【落花狼藉:别这么说,以后我当队长也要熟知每个队员的状况,这样比赛才能做出调整。】

【花繁似锦:那明天?】

【落花狼藉:你就好好休息吧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,抑制剂别吃太多,要是影响到身体就不好了。】

邹远看着手上的药片,还是吃了平时的剂量,觉得有种鬆了口气的感觉,虽然没说出来,但心裡是很感谢对方的体贴和谅解,或许自己还是幸运的吧,遇到这样的好队长。

还有唐昊,他大概也知道自己常常什么都不说的习性,索性就帮自己说了,明明人就已经在呼啸了,还这样在意自己。

或许是快到发情期?还是自己本来就多愁善感?邹远觉得有些鼻酸。

想起那天送唐昊到机场,那高大、义无反顾的背影。

说对他没愧疚是不可能的,但邹远对于自己的选择,至今仍然不后悔。


张佳乐前辈走了,唐昊离开了,但是于锋来了。

我不是一个人。

所以,我不能够再执着于过去,百花没有放弃我,反而给我好的队长,好的帐号卡,给我全新的机会,我这么幸运,难道不应该把握吗?


邹远躺在床上,看着自己张开的手,然后握起拳来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后记:小夥伴的另一个结尾哈哈哈

 @一槍穿翔  所以,我不能夠再執著於過去,爸媽沒有放棄我,反而給我好的老公,好的.性.生.活,給我全新的機會,我這麼幸運,難道不應該把握嗎?

评论 ( 5 )
热度 ( 5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