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十一)~(十二)

*觉得日更太洗版,就一次贴两章吧哈哈

*距离肉目测还有十章(太久


(十一)于远


【第九赛季】

夏休期的尾端,百花全员陆续到齐,于锋一边和队员们打好关係,一边练习,到了联赛第一轮大家配合仍然有些生疏,团队之间需要长期培养的默契,只练短短的一个礼拜当然不够,于锋的指挥风格大家也必须要花时间适应。

于锋知道队伍都会有磨合期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这时期减短,赶快建立队伍的风格,让大家能够成为一个融合的团队。


队长,果然不是那麽好当的阿。

于锋和邹远讨论着下一场比赛的出场顺序,还有选图的问题,不知不觉也打了十一轮,队伍运作逐渐上了轨道,这段期间身为主要输出的组合,于锋和邹远更是常常加练,但打出繁花血景这项目标,却始终差了一些。

连续三个月,晚上两人留在训练室裡,看着以前双花的视频,还有几次比赛的录像,研究到底是差在哪裡。

经过这麽多天的练习和研究,于锋隐隐的觉得自己知道了答案。

“邹远你打法都是学张佳乐的对吧?”于锋看着场上花繁似锦有些飘忽不定的光影式打法,神情有些紧绷。

“恩.....第八赛季的时候,我一点想法也没有,也只能学前辈......”

“你或许学了张佳乐,但是我并没有打算学孙哲平。”于锋转头看向邹远,凝视着对方。

常规赛打了,虽然一样都是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组合,但是风格却大大不同。

邹远虽然学的是光影式打法,但是他没有张佳乐的果决与自信。

于锋虽然是狂剑士,但他没有孙哲平的狂放,却多了细心和精准。

经过这几个月的练习,于锋觉得没有必要为了繁花血景,一直将时间专注于改变自己的风格和打法。

“你是为了什麽打荣耀?”

邹远有些语塞,当初为什麽打荣耀......觉得这游戏好玩,百花撩乱在赛场的身影特别帅,自己是K市人,玩的也挺好,所以就进了百花训练营,然后......

“我想成为和张佳乐一样厉害的职业选手......”

“但你是邹远,不是张佳乐。”于锋直视着邹远,后者褐色的脑袋微微垂下。

怎麽搞得好像自己在训话?于锋搔搔头,放缓了语气。

“我的意思是,你就是你,我就是我,我们不是张佳乐和孙哲平,没有必要一直追寻他们的脚步,一直专注于複製繁花血景,我们要的是冠军,为了这个目标,为什麽不多试试其他方法?”

“.......你是想要放弃打繁花血景吗?”

“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学习他,你或许还没摸索出自己的风格,但我可以陪你,一起找出适合我们的打法,而不是一味的模彷两位前辈。”

邹远抬起头,表情有些困惑。

自己的......风格?

“可是俱乐部那边希望我们打出繁花血景.....”

“那我们就证明给他看,就算没有繁花血景的百花还是可以得冠军。”

邹远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很不可思议,倒不是说他的想法天方夜谭,而是他有着自己所没有的自信和勇气。

他彷彿可以看见,落花狼藉拿着重剑为百花噼开一条全新的道路,儘管不知道道路的尽头是什麽,他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向前走去。

自己真的做得到吗?

我们真的做得到吗?

“我觉得.....我要再想想。”

要捨弃自己多年来追求的目标,邹远觉得有些迷茫,常规赛已经打了十一轮,如果继续这个成绩下去的话,百花很可能会进不了季后赛。

当然并不完全是他们两人的问题,每个人的配合都是有关连的,于锋知道百花战术一向以弹药专家和狂剑士为核心,但如果要让全体的配合顺畅,核心的带动和自信是不可或缺的。


于锋看着有些低落的自家副队,伸出手揉乱对方褐色的头髮,有些无奈地说:“不过就试试而已,别搞得好像生离死别啊?走走走,去吃宵夜。”

邹远把帐号卡给退了,于锋把空调和灯关完,两人一起走出俱乐部,秋天已经到了尾巴,冰凉的微风拂在脸上,室内外的温差让邹远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“拿去吧。”于锋递上卫生纸,邹远擦擦手后表示自己没事,不会让自己感冒的。

于锋把邹远原本拉到胸口的拉鍊,往上拉到领子,手无意间拂过对方的锁骨,于锋装作没事的移开,但是天知道,刚刚那瞬间自己居然有了逾矩的想法。


真的是,太久没和Omega这麽朝夕相处了吧?


于锋默默在心裡骂自己十遍,两人走去常吃的滷味摊,于锋利索的把两人常吃的东西点了一遍,邹远突然有股他们好像认识三年,而不是三个月的感觉。

或许这就是人家说的个性契合,于锋的强势不会让人反感,反而会让人觉得信任,生活上也会注意一些小细节,尤其在观察人的情绪方面,邹远经常会有种自己好像被看透的感觉,有时候赛后讨论自己对战术些微不满,但是因为不是很大的问题,并没有打算要提出来,但于锋总是在看了自己一眼之后,问说哪裡有问题,有就直接说,别闷着。

一开始邹远都说没事,后来几次于锋私下把邹远叫去询问,他想自己的表情有这麽明显吗?问张伟前辈,得到的回答是其实大家都没有发现自己表情有什麽变化。


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仔细,但不拖泥带水。


(十二)


“我想试试看新的打法。”邹远登录了花繁似锦,他昨天回到房间之后重新看了几场比赛画面,想了想自己和于锋的配合,确实还有很多新的可能,自己也开始有了一些想法。

“一直以来我的位置都是掩护和控场,如果在对方来不及意识的情况下反过来,你觉得会怎样?”

“我觉得你在场上的节奏感和观察挺好,累积点经验,交换的时机应该抓的到,对方措手不及,你输出争取到的时间我可以拿来好好利用。”

“先来模拟一下。”两人打开训练软件,直接开了团队赛模式,配了相同职业的NPC队友,敌方职业则是随机选择,一开始邹远不习惯做为主要输出,节奏不同让他技能CD一直没有办法顺畅的连接,于锋虽然在前方帮忙牵制和掩护,但走位飘忽不定,好几次配合邹远都没跟到,打了好几场才渐渐抓到感觉,让攻击变得比较流畅。

“打得不错啊。”于锋看着输出统计,自己的个人输出比以前低了一点,但是两人总和却有明显的提高,邹远也很意外自己居然可以做为主攻......虽然还不成熟。

“明天和大家一起练吧。”邹远觉得自己有些热血沸腾,一路练习下来他发现很多组合是以前没想过的,当然不一定每个都是好的,但是于锋总是能在自己失误时补上,给了自己很多机会尝试。

“那当然。”

或许我们真的做得到,全新的百花。

邹远笑着,又打了几场练习,直到于锋说该休息了,才恋恋不捨的把帐号卡退了。

好像很久没有这麽开心的打荣耀了,以前要负担的东西太多,要考虑的事情太多,都没有机会尝试些什麽,毫无顾忌的、随心所欲地玩。


隔天配合的时候,因为不适应,大家叫的鬼哭狼嚎,喊着于队你怎麽忍心让副队在前头输出阿,你还有没有人性,结果邹远笑着说我觉得可以一边输出一边控场感觉挺好,张伟默默地觉得邹远长大了,以后自己可以安心退休。

于锋解释着新打法的作用,可能会用到的时机,不足的由邹远补充。

或许是放弃前人的脚步,大家都感觉到邹远和之前不太一样,他开始勇于尝试,不怕犯错或失误,当然这和于锋的鼓励和包容有关,虽然只是起步,邹远的打法确实在转变,每一步走的愈来愈果断,就算当下能丢的手雷种类并不是最好,但只要能起到效果,邹远仍然会丢出去。

因为他相信于锋,如果自己有什麽差错,他永远是自己最好的后盾。


百花全员为了新打法,除了比赛前一天,几乎每天都加练到晚上九点,有时于锋和邹远更会在训练室待到十点,讲求默契的高变化打法需要大量时间的磨合,持续了一个多月,这段期间百花的成绩逐渐起色,有时在赛场上也会冒险的作一些尝试。


不知不觉到了元旦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,这也意味着全明星赛的来临,邹远看着网路投票,自己因为大家对张佳乐充满怨念,把票都怒砸给花繁似锦,再度挤身全明星,他怎麽想怎麽彆扭。

“怎麽又被选上啊......我都不想去了。”邹远在飞机上觉得有些无力,这样的抱怨旁人听起来可能觉得很奢侈,但知情的于锋想想也觉得尴尬,大家把票怒砸给花繁似锦就算了,百花缭乱还在啊!偏偏落花狼藉又在自己手上,三个人有两个是百花前队长,一个现任,站成一排那到底是什麽画面。

“看来我们和霸图一定会被分到不同队。”

“拜託解说就不要再把前辈拿出来讲啦。”邹远撕开鲜花饼的包装,用力咬了一口,于锋感觉到自家副队的食量开始变大,他不禁有些心塞,从入队开始,他已经陪着邹远吃了两次的抑制剂,不得不说他很佩服邹远有办法吃这种东西这麽多年.......味道真的很糟,每次用吞的还是觉得喉咙泛着一股苦味。


该不会是为了鼓励生育,所以才把抑制剂做得这麽难吃吧?


于锋在心裡默默下了结论,恩,一定就是这样没错。

到底还要吃这东西多久?

邹远又开了第二包鲜花饼,问于锋要不要吃,后者摇摇头,喝了口水,邹远伸手,于锋就把水递了过去。

大概是吃饱喝足了吧,邹远找了个舒服的角度,靠在于锋肩上睡了起来,于锋盯着对方毫无防备的睡颜一会儿,转头发现朱效平和张伟用着诡异的笑容看着自己。

看什麽?

于锋眯起眼,朱效平随手抓了飞机上的纸笔,画了个小伞,一边写着于锋一边写着邹远。

于锋翻翻白眼,你们小学生吗,幼不幼稚。还附带了中指。

他们摆出一副“队长你们不用说,我都懂”的表情,于锋索性转过头去,闭上眼装睡。

飞机降落,冬天天色暗的早,才傍晚就已经一片黑,于锋帮邹远围着围巾,捂的严严实实,说我们还要一路打进季后赛呢,可不能感冒。

朱效平在一旁和莫楚辰使眼色,这样还不在一起?骗谁啊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后记:终于快到全明星赛啦!!写全明星赛裡的七期超开心,大家都是逗比的小天使!

明后天CWT啦,放完两章开心去玩~~
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6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