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十五)~(十六)

*偷偷宣传一下夏野镜 @Shimer" 太太的于远本《幸運的是遇到你》

湾家通贩往这边走:ヾ(*´∀`*)ノ★☆★

*这章虽然没肉,但有好好的刷锋哥好感度!


(十五) 于远

隔天两人起床已经中午了,但是醒的很不平静。

于锋的易感期本来就比邹远早个两三天,昨天又忘记吃抑制剂,后果就是自己的Alpha信息素严重干扰对方。

睡到一半邹远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,接着意识到自己被浓厚的薄荷味包围,看到一旁睡得正酣的于锋,下意识地就抓起枕头往对方脸上一打,于是他就这麽醒了。

“......嗯?”于锋还迷迷煳煳的,只觉得有股好闻的花香味萦绕鼻尖。

“你!出去!”邹远涨红着脸大喊,他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因为眼前的Alpha,脚软而下不了床。

“我做了啥干麻要我出.......”

于锋脑袋终于清醒了,自家副队的浴袍睡的散乱,露出大片锁骨和胸膛,甚至还有一边袖子滑了下去,漂亮的肩膀一览无遗。

加上进入发情的状态、脸色微红的样子,对年轻气盛的Alpha而言,这实在是太大的冲击和诱惑了。

本能的,毫无理由的,于锋勐地按住对方肩膀,把他困在自己身下。

墨黑的眼睛裡,燃烧着一股将人啃食殆尽的情慾,就像看上猎物的野兽,生来就具有的本性。


不要──用那种眼神看我──这种彷彿要把人撕碎的眼神。


邹远想起了以前惨痛的回忆,不管是训练营那次、还是抑制剂被偷的那次。

他害怕露出这种眼神的Alpha,压迫、痛苦、恐惧、无助、不甘,各种情绪开始挤压自己的心脏,他开始恐慌,觉得自己要被各种情绪淹没,然后溃堤。


“放手!!你他妈的给我放手!!”邹远挣扎着,于锋却停不下来,手顺着对方的锁骨、胸口,一路滑到腰际。

邹远急了,反手就是一巴掌,甩的严严实实。

“你再继续下去,这辈子就别再让我看到你!”

痛觉让于锋暂时找回了理智,对上几乎快哭出来的双眼,他才惊觉自己做了什麽,仓皇地跑出房间,结果和张伟撞得正着。

“欸于队我正要找你呢..........你这是怎麽了?”

“我.......”于锋按着自己隐隐抽痛的太阳穴,张伟看对方表情不对劲,提议要不要先回他房间,于锋点点头。


“是我的错,我忘记吃抑制剂,影响到他。”

“.......所以你就放着副队一个人在房裡?”张伟大概猜到邹远的心理状态是怎麽一回事,不然于锋脸颊怎麽会这麽肿。

“不然呢?”于锋苦笑着,他实在没想到邹远的反应居然会这麽激烈,但想想好像也理所是当然的,毕竟他们俩现在又没在一起,他没心理准备,反抗是正常的。

“唉.......”张伟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和于锋说副队以前的事情,最后还是问了句:“你觉得,Omega有可能会得到Alpha恐惧症吗?”

“Alpha恐惧症?”

张伟慎重的点点头,倒了杯水,还是把训练营和抑制剂的事给说了,不过唐昊的部分都轻描淡写,不深入提及。

于锋拿着水杯,沉重地听着,原来身为一个Omega,要面对的危险远比自己想像的多太多,尤其在Alpha和Beta为主的电竞圈裡,稀少、又没被标记的Omega只要遇到发情期,对其他人来说实在是太大的吸引,无关乎对方是谁,只因为他是Omega。

难怪每次发情期前几天,邹远都紧张地随身带抑制剂。


说不心疼绝对是骗人的,看他单薄的背影,却要背负本不该属于他的压力,还有先天注定的限制。

于锋觉得自己当初对邹远的评价实在错的太大了,自己根本什麽都不了解。

或许他当时比赛的表现,相较于别人确实是懦弱的,但是在精神上,他却比常人还要坚强太多,要是一般人,早就放弃打荣耀了吧?就因为自己是Omega。

他或许像朵花,看似柔弱,但对于荣耀,他不愿意放弃,也不愿意在赛场上凋谢。

而现在最能帮助他绽放才能、分担一切的人,就是自己,但偏偏在这时候却唤起了他不好的回忆。

于锋神情紧绷、眉头皱的死紧。张伟见状拍拍他的肩说:“队长你别太自责,Alpha本能本来就是很难控制的,更何况你不知道这些事。”


──可是,这都是因为我的疏忽造成的,如果我没忘记吃抑制剂的话.......


于锋的处女座性格,一旦自己犯错,就鑽牛角尖没完没了,他想自己还是保持点距离吧,这样对两人都好。


最后他还是和张伟借了衣服,稍微冰敷下脸颊,然后借电脑发QQ向邹远道歉,说今天活动不用来也没关係,好好休息,对不起。

消肿后出门买抑制剂,到了晚上活动快开始,他也没回房间把人叫出门,反正第二天晚上主要都是观众活动,如果战队需要派人和观众互动,大不了自己上场就是。


“邹远呢?”唐昊看于锋身边的位置空着,昨天他那样的食量,肯定快到发情期了。

“身体不舒服。”随便扯了谎,于锋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镇定,他不希望唐昊觉得哪裡不对劲。

“他不是都会吃抑制剂吗?”

“昨天喝酒有点宿醉吧,让他休息久点。”唐昊有些半信半疑,那样的酒量就会宿醉吗?不过看于锋平静的模样,他想邹远应该是没什麽事,看活动差不多要开始,向于锋示意一下就回自己座位去了。

于锋暂时鬆了口气,但是整场活动他都相当坐立不安,回去该怎麽道歉?要告诉他我知道他以前的事吗?还是乾脆分房睡让他冷静........

最后他觉得,比起逃避,终究还是要面对。


(十六)于远

唐昊回到座位,心裡还是相当在意,那样的酒量、邹远发情期、身体不舒服,中间好像有某种微妙的联繫,但自己又不愿意承认。

说到底,现在自己和他也没什麽关係,真要说也就只是好友,他想和谁在一起,自己没资格也无从插手。

或许,搞不好真的什麽事都没发生,一切都只是自己想太多。

但如果他真的和于锋......

唐昊不自觉的皱起眉头,一旁的赵禹哲感受到低气压,心想队长又怎麽了,一副不甘心、愤世嫉俗的样子。

虽然于锋看起来不太是会强迫Omega的Alpha,但是遇到喝醉而且发情中的Omega……

唐昊摇摇头,还是别想下去了吧。


今天和观众的互动环节,于锋虽然维持着笑容,心裡却时时想着自家副队现在如何,根本没什麽心思在活动上。

唐昊虽然没摆臭脸,但注意到于锋常常走神,他真心希望自己的假设是错的。

难熬的活动终于结束,唐昊真想抓着百花队长问到底是怎麽回事,但又觉得这样太小家子气,就算问了,对方也不会回答,最后还是臭着脸回饭店去。

至于纠结了整晚的于锋,最后还是回到原本和邹远一起住的房间,可是当时匆匆忙忙没带房卡,只好敲门等邹远开门。

这几秒的时间,于锋觉得比什麽都还难熬,他会不会不想开门?会不会根本不想看到自己?听到对方的脚步声接近,门打开的瞬间,噼头就说对不起,但同时说对不起的不只有自己,还有邹远。

“你道歉做什麽、我──”于锋还没来的及说完,邹远却一脸担忧的、颤抖地摸上自己的脸。

“你脸还好吗?!”

知道自己早上打的大力,想道歉但于锋却迟迟不回来,邹远愈等愈心慌,队长该不会生气了吧?还是真打伤他了?是不是自己把话说得太重.....或是他.......讨厌自己了?。

“我没事、倒是你......对不起都是我疏忽。”

邹远把门关了,于锋问他有没有要吃什麽,等等去买,邹远摇摇头说没食慾,这几天大概不用吃东西了。

这下可好,本来只差几天的週期,现在完全一致了。

房间邹远大概是喷过喷雾了,没什麽味道,只是发情后才吃抑制剂,需要的剂量会比发情前多很多,这让于锋有些担心。

“那.....今天晚上我还是和张伟换房间吧?”

“应该不要紧吧......”

“真的很抱歉。”

“别在意了,反正什麽都没发生不是吗?”

“但......”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。

“队长能踩住刹车,我觉得已经很厉害了。”邹远揉揉于锋的头,现在倒有种立场调换的感觉。

“总之队长你别太在意,我真的没事。”

“你.....你不生气?”

“人不可能不犯错,队长你再怎麽完美,也是人呀?我还怕你气我打你呢......我不过就只是个Omega…...”邹远头低了下去,视线紧盯着自己的膝盖,不敢看向于锋。

“不,谢谢你把我打醒。”

于锋环抱住邹远,要把他揉进怀裡似的,邹远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心跳,下巴搁在对方的肩上。

“队长.....?”

“你辛苦了,以后一起加油。”说完便放开手,拍拍对方的肩膀。

“啊....?那当然。”邹远总算是反应过来,于锋没有生气,而是叫自己别在意,以后两人一起努力向前。

“嗯,我去洗澡。”于锋总算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,还好......他没生气。

两人不约而同地鬆了一口气,而邹远虽然没食慾,但饮料还是会喝,他看见于锋放在桌上的花茶,冰的,在暖气中渗着水珠,还贴着已经半湿的纸条,上面写着:抱歉,我下次会注意的。

他觉得心头暖暖的,拿起房间的笔,在纸条下面的空位写上:谢谢队长。

然后把纸条贴在于锋的笔电上,把花茶开来喝了。

于锋洗完澡擦着头髮坐到电脑前,看到纸条上的回复,趁着邹远去洗澡时,笑着把纸条折好放进自己的行李袋。

睡前两人默契的吃了抑制剂,结果今晚邹远睡觉一直往床边滚,于锋看得提心吊胆,怕他摔下床,最后索性伸出手捞住他的腰,好好把人固定在自己身边,心安之后总算是平安睡到天亮。

早上起床时邹远看到搁在自己腰上的手,觉得有点尴尬,于锋很认真地解释这是为了保护副队不要摔下床,要是摔下去的时候伤到手怎麽办?

邹远实在不想吐槽,床不到半米高,地上又有毯子,到底要怎麽摔才会出事?看队长表情严肃,他也就默默把吐槽憋在心底。


第三天全明星赛才是一向的重头戏,团队赛十二人和十二人的溷乱对决,果然很不意外的百花和霸图就这样分开了,不过缺了治疗,他们想胜算应该不算太大。

唐昊拍拍邹远肩膀说:“好久没一起打比赛啦?”

“是啊,半年了。”

“好好打啊。”唐昊伸出拳头,邹远也笑着伸出拳头轻碰。

因为没有治疗,所以这队的作战方针就只有一个:强攻,输出。

反正是表演性质,大家索性就放弃防御,一路狂攻,画面打得绚烂,手雷、烧瓶、砖头、子弹在场上飞扬,各种魔法和暗阵四起,显得十分热闹。

最后在缺治疗的劣势下,终究是以些微的差距输了。

“哎输了啊.......”邹远觉得有些惋惜。

“没办法,少了治疗。”

隔天,他们搭上回K市的飞机,全明星结束后一个礼拜,常规赛依旧继续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后记:以为这章会有肉的太太不好意思阿XD

我的于远就是慢~慢来,旁边的人都急死了还没有自觉的那种XD

上一章收到很多太太的回应我超开心的(T▽T)谢谢你们喜欢于远!于远大法好!
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7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