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十七)~(十八)

*大概是见父母?

*依旧满满的私设


(十七)

今年过年特别早,一月底不到就除夕了。
过年回家,邹远和家人吃着年夜饭,父母基本上不太看比赛,虽然知道荣耀有什麽职业,也知道自家儿子玩的是弹药专家,但是技能战术什麽的实在不懂,所以比起追比赛,他们比较倾向儿子回家的时候直接问。

“小远啊,这一季比赛打得还好吗?”邹父开口,他偶尔会用电脑搜一下目前积分,比赛看不懂,看排名总是懂得,百花一直都在中后段,最近才有渐渐上排的趋势。

“一开始.....不太好,不过现在进入状况了,我想季后赛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“记得你说,你们来了个新队长啊?Alpha?还是Beta?”邹母关切地问着,一边夹菜到自家儿子碗裡。

“性别重要吗.....”

“当然重要!你呀,Omega打比赛很辛苦吧?你也快二十了,找个人陪陪你也好。”

“我只想专心比赛.......”

“说什麽呢,说不定爱情的力量会让你打得更好啊?你看你爸,当初为了娶我拼命挣钱,激发了多少潜力。”

“人家是在工作,你别老是搞得跟相亲一样。”

“哎哎哎你不懂!所以小远啊,你那个新队长到底是Alpha还Beta阿?”

“.......Alpha。”

“帅吗?人怎麽样阿?”

“就只是同事.....我们只认识半年啊?”

“问一下也不行啊?”

长相阿......邹远想了想,于锋鼻子挺,五官端正,有稜有角的,不像自己生得一副娃娃脸,明明才差一岁,但外表年龄总觉得差了五岁。

自己像十七岁,而他像二十二岁,这是朱效平说的。

“算帅吧。”

邹远一边嚼着饭,一边思考着之后情人节队长会收到多少女粉丝的礼物。

“个性?”

“很认真,很有责任感,要求有点多,细心,会照顾人,常常买宵夜给我.....怎样?”

看着妈妈一脸微妙的表情,邹远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把人家说得太好了。

屏除上述优点,有时候他的强迫症让旁人有些莫名其妙,像是有一次训练室少了一张椅子,大家也不是太介意,反正本来位子就会多,少了一张椅子也没什麽大不了的。但是于锋很坚持,硬是去技术部搬了张椅子回来,说这样整个桌子才对称。

还有一次,玻璃水杯摆在一起,结果自己那杯水线比他低了一截,他盯着杯子几秒,最后把他的水倒了一些过去,一开始还觉得他贴心,知道自己懒,顺手倒一些给自己,结果他只是想让两杯高度一样。邹远想得出神,邹母叫了几声才反应过来。

“这麽想人家,叫他早点回K市来家裡吃饭啊!”

“我没有──”

“孩子的妈妳别闹他了,不过既然你要跟他相处那麽久,来我们家吃饭打好关係,也不是件坏事。”

邹远点点头,专心地扒起饭来,心想着,为什麽身边的人都巴不得自己赶快嫁掉的样子?明明自己才19岁阿,25岁才被标记的Omega也不少。

当晚邹远无奈地发了QQ过去。

【花繁似锦:你这次几号回来?】

【落花狼藉:.......这麽想我?】

邹远嘴角有些抽搐,正要发个鄙视的表情时,于锋自己接了下去。

【落花狼藉:开玩笑的,有什麽急事?】

【花繁似锦:我爸妈说想跟新队长吃顿饭,不急,以后假日再来也是可以】 【落花狼藉:......我初五就回来。】

【花繁似锦:?!会不会太快!】

【落花狼藉:被一群亲戚围着问当队长怎麽样,什麽时候娶个Omega回来,百花什麽时候拿冠军,还被嫌没带鲜花饼回来,我能不想走吗?】

【花繁似锦:.......队长辛苦了】

【落花狼藉:那群有追比赛的表弟,还打赌说我明年会不会带你回家。】

【花繁似锦:爱八卦的家人说多就是累.....】

【落花狼藉:就是。】

相隔两地,但他们都对着电脑叹了口气。

【落花狼藉:二伯叫我去打麻将.....晚点回来。】

【花繁似锦:嗯。】

邹远缩了视窗,无聊开始逛淘宝,上个微博,没多久选手群就有人开始发新年快乐,他也顺手发了一条,接着又是黄少天洗频和垃圾话对喷的开始,对于前辈们幼稚的垃圾话攻击,邹远一向保持着“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好”的态度。

过年虽然说是难得的休息,但是因为荣耀更新,大家基本上都网游在打BOSS抢材料,除夕的活动任务做完了,系统显示过年初一到初四天都会有新年特别活动,邹远想网游部和技术部已经够忙了,连续几週都在忙着75级装备升级的材料,乾脆守夜通宵继续打活动,有机会帮忙刷野图BOSS,出点力。

结果自己无聊晃晃不到一小时,就这麽碰巧遇到野图刷新,而那BOSS技能是剑系的,很可能掉出于锋银武需要的材料,邹远立刻打了电话,于锋想也不想放下手上的麻将往电脑奔去,还拉着自家表兄弟一起刷帐号卡,短短五分钟副本人数就满了,因为邹远碰的巧,其他公会要来抢BOSS时已经来不及,掉出的装备平安落在百花手中,而其中一件确实是落花狼藉银武会用到的。

于锋直呼邹远幸运A,结果这四天的春节活动在邹远幸运爆棚下,百花一共刷到了七件稀有材料,网游部和技术部欢天喜地,直喊副队万岁万万岁,以后刷材料带着副队走就对了。

邹远无奈,就算自己运气好,之后一旦君莫笑来捣乱,野图BOSS就算自己先发现也不一定拿的下,不过幸好目前百花队伍组成和兴欣职业重叠的不多,要是真的碰上,分材料也算是和谐,真不行要ROLL点,自己的运气也多半不会输。

就这样一路打到初五,于锋下午搭飞机回K市坐出租车到邹远家,见到邹远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个大大地拥抱。

“欧我真爱死你(的运气)了!”

站在玄关的邹母,心想这就是未来的女婿了。


(十八)

邹远尴尬地推开,一转头就看到自家妈妈温柔的微笑。

“伯父好,伯母好。”

于锋礼貌地打了招呼,心花怒放的妈妈连忙上前招呼。

“来来来这裡坐呀!这些日子小远受你照顾不少啊!”

“我只是尽我的本分......”

“哎小远人家来了怎麽不倒杯茶!”

”伯母没关係我可以自己来──”

“你要喝水还是花茶还是豆奶还是咖啡或果汁啊?”

“.......水就好。”于锋觉得好像又是另一种方面的心累,刚瞬间邹远的语速让他有重回蓝雨的错觉。

“那个于什麽的,来这边坐。”邹父拉了张椅子。

“您好,我是于锋,这几天打扰了。”正说完,邹远就拿着杯子坐到刚刚爸爸拉的椅子上。

“你的水。”

“......谢谢。”于锋识相的坐到邹远旁边。

“说是打游戏的,看起来一表人才啊。”邹母开心地端着蛋糕,这小子帅啊,虽然比不上周泽楷,但长的端端正正,有稜有角的,不错不错。

“伯母您过奖了。”还很有礼貌。邹母默默在心裡点了个赞。

“抱歉我们家没什麽好招待的,老公我们等下去买菜啊。”

“喔。”邹父点点头,看看时间,也差不多了,拿着车钥匙问邹远有没有想吃的。

“嗯.....都好,豆奶快没了。”然后夫妇俩就开开心心出门购物去了。
“我爸妈就那样子.......队长你别太介意啊?”

“不,挺有趣。”于锋吃着蛋糕,其实他以前在G市就爱吃甜的,但是来K市之后为了保持某种队长形象,几乎不在众人面前吃甜食。

除了在邹远面前。

爱吃甜食的副队时不时就在啃鲜花饼喝花茶,更别说捲心酥和小糕点,偶尔周末回家一趟,回来总是带着一盒蛋糕或奶冻,邹远一开始问于锋要不要吃,于锋还为了自己的形象委婉拒绝,后来是实在是禁不住诱惑,最后就变成周末两个人私下出去吃下午茶。

还记得那时候,咖啡厅裡不是女孩子、就是甜蜜的情侣,两个大男人走进去,于锋只觉得尴尬。不过邹远似乎是熟客,服务生问他说今天内用不外带啦?他只是腼腆的点点头。

喝饮料等餐点时,觉得有女生一直往这边看,但是女孩子玩荣耀的不多,应该不至于被认出来吧.......后来服务生端上布朗尼和圣代,于锋一吃,瞬间把周围的眼光抛到九霄云外。

不愧是邹远推荐的,真好吃。


“是说这蛋糕......是上次我们吃的那家吗?”

“对啊,戚风。”于锋两三下就把蛋糕吃完了,和邹远把盘子拿去厨房洗好,两人没什麽事也就去他的房间待着。邹远的房间是温暖的米色基调,乾淨整洁,没什麽太多的东西,不过床边的挂轴相当醒目。

“百花缭乱啊......”将近一米的大挂轴,上面赫然是百花缭乱的图案。

“我.....国中的时候很崇拜前辈,周边一出就买了,想不到之后我就去了训练营,还进职业圈。”

“所以这挂轴也很多年了。”

“是啊.....上个赛季我特别不想回家,因为实在没想到会拿到百花缭乱,技术又不够好,回家一看到这挂轴就难过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一个礼拜后,邹母又收到了两个挂轴,打开一看,发现是新版的落花狼藉和花繁似锦,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。


晚上邹远帮于锋打了地舖,但两人还是挂在荣耀上,打副本刷BOSS,结果不小心玩到天明。

“队长。”

“怎麽了?”

“跟你说件严肃的事。”

“什麽?”

“好像.....天亮了。”邹远拉开窗帘,确实天色渐亮,灰濛濛的天空渐渐被阳光佔领。

于锋尴尬的看向窗户,好吧是该睡了。

“咳咳,总之.......训练前把作息调回来就是了,还有好几天呢。”

“队长说的是.......”怕吵醒爸妈,两人轻手轻脚的走去洗漱,之后回房间一路睡到下午。

醒来时邹父邹母已经在客厅,窝着沙发看电视。

“你们年轻人都熬夜,又睡这麽晚,对身体多不好。”

邹母指指餐桌,上头还有帮他们留好的饭菜。

“在战队裡我们作息都很规律的。”

邹远盛了饭,两人就坐在餐厅吃了起来。

“早九晚五,有时加练。”于锋补充。

“这麽说来你哪裡人呀?”邹父问。

“G市。”

“这麽说来你会打麻将囉?来来来正好凑一桌。”

“爸我不会玩.......”

“学了就会!于锋你教他啊!”

于锋觉得心累,初一到初四荣耀麻将轮着打,想不到来到K市,居然还要打麻将。

“老公我也不会啊!”邹母抗议。结果这时邹远手机响起,来电的是唐昊。最后情况演变成邹父、唐昊、于锋、邹远搓起麻将,唐昊一看到于锋就觉得心情複杂,他这是单纯到朋友家住,还是拜岳父岳母呢......

一开始邹远新手运,随便打随便胡,后来于锋运势上来,唐昊频频放枪。

“碰!”

“你有完没完啊!”

“我都不知道唐队餵牌这麽甜啊。”

唐昊被酸整个怒啊。

“等等换位置啊!”

“好啊。”

结果下一轮唐昊的下家是邹父,也是碰、槓、胡个不停。

唐昊在心裡默默发誓,绝对不要再和这些人打麻将了。

隔天唐昊搭飞机回N市准备下一轮的常规赛,作息调好的于锋和邹远也回到百花,过年休假也就在此画下句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记:别问我为什麽唐昊会打麻将,我就是觉得他会.....

感谢 @千分之一  帮我这眼癌校稿...以后请多指教YAY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6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