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言難盡
作者有病不輕彈。

全職主食:于遠、昊遠、雙花、包羅、昊翔、啟明、葉藍、喻黃、盧劉、高喬、邱喬…………

最喜歡小天使鄒遠了歐齁。

[昊→远][于远][ABO]不凋花(二十五)~(二十六)

*张伟保母ヾ(*´∀`*)ノ

(二十五)

温存了一会儿,于锋换上衣服出去买点吃的,顺便帮邹远带饮料回来,邹远则是待在房裡,用电脑订了回去的机票,当天下午他们去机场,等待时邹远稍微看了一下QQ,百花群裡刷了一大堆讯息,大意是对不起副队我们输给了霸图,不要太难过自责等云云,下次再加油。

于锋看到邹远在刷讯息,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没告诉副队比赛结果。

“抱歉我忘了跟你说......”

“我自己也忘了问......”他们互看一眼,心中莫名的罪恶感,队员们还是在难过输给了霸图呢,自己都在做些什麽呀......

邹远回了条讯息:

【花繁似锦:没事,我很好,大家辛苦了,好好休息,下个赛季一起加油!】

【落花狼藉:明天早上九点会议室开检讨会,大家脖子洗乾淨等着啊。】

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哀嚎,说队长你怎麽这麽狠啊。

于锋又回了一条:早点面对现实,早点回家休息。

聊了一阵也差不多要上飞机,两人把手机关了,邹远只拿了随身的提包,于锋帮他拿行李,幸好两人行李不重,拿得还算轻鬆。

虽然退房前有帮邹远稍微按摩一下,不过显然他还呈现在能坐就坐,能躺就躺,不站不走最好的状态。

所以于锋很自觉的帮他提行李。

一开始邹远还觉得彆扭,自己又不是弱不禁风的小女生,不过就是腰痠了点,但是于锋相当坚持,自己拿他没辙,也就随他去了。上机没多久邹远就睡了,于锋过不久也抵挡不住睡意,两人就这样一路睡到K市。

抵达机场时大概傍晚,搭出租车回百花时邹远依旧睡得沉,看来这两天他真的累坏了,看着他的睡颜,于锋想起了他第一天来百花,他也是这样睡在自己肩上的,褐色的头毛软软的搁着,带着淡淡的花香味。


但是我们已经不一样了。


于锋俯身亲吻邹远的额头,心满意足地把手机开了,告诉队员他们要回来了,要不要一起吃晚饭。

到了百花,于锋轻轻把人拍醒,邹远才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“到了?”

“对呀。“于锋付了车钱,先去把行李拿了,邹远才慢慢地爬出车外。

和司机挥挥手,两人先回宿舍放东西,去训练室发现大家都在。
“唉唷队长你们终于回来了.......”朱效平挤眉弄眼,莫楚辰瞄了一眼晚归队的两人,说了声欢迎回来,继续刷副本。

在队员眼裡,他们平时互动模式和谐的彷彿老夫老妻,队长疼副队疼得半死谁不知道?哪个队员有这麽好的待遇?晚上还让队长特地送宵夜。

队长是什麽心思大家都知道,朱效平和莫楚辰都觉得经由这次意外,他们能在一起也是挺好,不然大家在一旁都急死了,他们俩还愣愣地当同事。

至于张伟呢,身为一个过来人,瞄一眼大概就知道他们之间肯定哪裡不一样。

是的,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邹远锁骨下方一点点的痕迹,有着以前的前车之鑑,张伟可以很肯定地说,那绝对不是蚊子叮,因为以前张佳乐也有。

不过那时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戳破,队内恋爱并不是什麽罕见的事情,电竞选手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,Alpha和Omega朝夕相处,本来就很容易擦出火花。

周光义虽然没来多久,坐的角度也看不到邹远隐约的痕迹,不过凭着还不错的观察力,看张伟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表情,他就知道成了。

“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吃大餐吧!”

“队长请客!”朱效平从椅子上弹了起来。

“加一!有喜事记得要说啊。”莫楚辰附和着,玩味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副队。

“等我收到帖子,就可以退役啦.....”张伟感叹着,在百花整整待了六年呀!自己状态顶多再打两年,魔道学者操作的消耗也是挺大,和自己同一赛季出道的王杰希都在拼命培养接班人,隐隐透漏着准备退役的讯息。

有他们在,百花交给他们,自己也可以好好安心退役。

“前辈你说什麽呢!”邹远脸炸红,“你还可以再打好几个赛季的!”张伟耸耸肩,任重道远的拍拍于锋的肩膀,说我下一赛季还会待着,十一赛季就不保证了,相信你可以带百花走得更远更好。

于锋也知道前辈的年纪,说真的来百花除了邹远以外,张伟真的帮自己很多,告诉自己很多事情,没有他,整个战队也很难运作得这麽顺畅。说他是百花另一种意义的核心也不为过,隐身在幕后,没有王杰希绚烂的表现和封号,为百花尽心尽力,稳扎稳打的一路走来。

“谢谢前辈。”
晚上他们订了包厢,喝了酒的朱效平抱着张伟大哭,说你一直以来都是百花的妈,母亲节快乐,我会永远想念你的。

莫楚辰实在不想吐槽都要七月了,哪来的母亲节,而且人家都说要打第十赛季了,干嘛搞得好像人家已经宣布退役了?

张伟无奈,这傢伙怎麽老这麽逗,对发酒疯的人吐槽无益,只好顺着接下去:“儿子乖,鼻子眼泪擦一擦,男子汉哭成这样像话吗!”

“奇怪啊!人家副队哭的时候你就安慰人家!我哭你就骂我!”张伟转头,周光义和于锋已经妥妥的把整段录了下来,邹远已经笑倒在于锋腿上,抽搐得彷彿像是被丢到陆地上的鱼。
“唉唷唷......感情真好。”莫楚辰看见趴在于锋腿上狂笑的邹远,大爆手速地拿出手机照相。

于锋无奈地拍拍邹远,说你被偷拍了。邹远说被拍就被拍呗,队长你在意?结果冲着这句,照片稍微加工打模煳之后,莫楚辰就把照片丢进职业选手群了。于锋见状,倒也不掩饰什麽,把人拉起来抱着,其他人发出悲鸣,摀着眼睛说队长你还要不要人吃饭。

“你们吃你们的,我请客。”队员们听到这句,马上点了鲍鱼龙虾鱼翅生鱼片,菜一来当作自己什麽都没看见,吃就对了。


(二十六)

众人吃饱喝足各自回了宿舍,于锋还没来的及哀悼自己的钱包,就发现邹远脸色潮红,低着头不敢看自己。“怎麽了?”才刚问完,邹远就靠向自己,浓烈的花香味告知了一切。
发情期至少会持续五天,有标记照理说症状不会这麽严重和频繁,于锋在心裡默默打定主意,明天检讨会开完就带他去看医生,毕竟这次发情期提早了一个多月。


隔天他们回百花会议室开检讨会,整场比赛其实可圈可点,擂台赛邹远的表现除了最后顿住那一下,其实都还挺好挺稳定,团队赛虽然少了他,但是其实补上来的队员配合也不差,只能说是百花不错,但霸图更出色。

大概抓出几个配合不好的漏洞,和战术上的失误,每个队员发表这场比赛的看法后,检讨会很快的告一段落,邹远继续留在会议室裡整理刚刚的重点,于锋则是去百花食堂拿了午饭回来,边吃边陪着邹远一起整理,结报印好之后,他们如释重负。

“下午去看一下医生吧。”于锋看了一下门诊时间,邹远点点头表示没意见。
午饭吃完了,两人又去训练室想说打个荣耀,结果一看QQ,职业选手群赫然显示着99+的未读。

都忘了,昨天吃饭被莫楚辰晒了啊!

邹远果断的点选忽略,再慢慢地往回刷讯息。

【夜雨声烦:于锋你啊啧啧啧,什麽时候带媳妇儿回家啊离开了蓝雨这麽久都不想念咱们吗!】

【百花缭乱:呸呸呸谁你家媳妇儿呀,人家女婿都入赘到咱百花啦!】

【石不转:咱百花?】

【海无量:唉唷楼上真相。】

【冷暗雷:楼上真相。】

【大漠孤烟: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。】

【灵魂语者:我真是洞烛先机料事如神呀....】

接着又是喷了好几条垃圾话,邹远也懒得看了,想把QQ关了,就看到唐三打闪了讯息。

【唐三打:你们......真在一起了?】

【花繁似锦:恩。】

【唐三打:如果他惹你不高兴,儘管说,我罩你。】

【花繁似锦:谢谢你呀。】

短短几句,唐昊就没有再发讯息了,邹远心裡还是有些複杂的,希望唐昊也能找到适合他的人,好好过一辈子。
于锋开了竞技场,两人打了几把之后,看门诊时间也差不多,去医院也要一段时间,于锋借了俱乐部的车钥匙,开车载邹远去医院。

“很久没来回诊了,有什麽问题?”医生翻了翻邹远的病历。

“发情期提前了一个多月。”

“症状?”

“比以前严重很多......”

“你长期吃抑制剂吗?”邹远点点头。“你旁边这位......是Alpha吗?”

“嗯,我是Alpha,我们週期很近,我陪他吃快一年的抑制剂。”

“你抑制剂吃了多久?”“16岁开始吃,算起来是三年。”

医生开了单子,让邹远去做血液检查,要看他血液裡的贺尔蒙是不是有失调。

邹远以前不是没抽过血,但还是有些紧张,护士笑着说握紧拳头,一下就过去了。

抽完血,他们回到诊间等待检验报告,过了半小时,护士叫了邹远的名字,他们急急忙忙地又进了诊间。

医生看着电脑,端详着邹远的Omega激素浓度,皱起了眉。

“你和Alpha最近有做吗?”虽然知道这是严肃的治疗环节,但邹远还是被噎得说不出来。

“有。”于锋帮他接了下去。

“有射在裡面吗?几次?”

“前天晚上有临时标记,射两次一次裡面一次外面。”

“裡面是指内部生殖腔吗?”于锋摇摇头,“外部甬道。”

“他射的次数?”

“前天两次,昨天两次。”邹远听着都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,看于锋说的脸不红气不喘,他只得努力端正心态。

“都这样了浓度还这麽高啊......”医生堆堆眼镜,抓了身旁的白纸,在上面画了一条量表,写着1到10。

“一般的Omega,发情期有自己处理的情况下,他的激素量大概是4左右,有被标记的是3,而邹先生长期服用抑制剂,激素量一直累积,现在大概是8到9左右。”

“Omega激素愈多,就愈需要Alpha的信息素中和,抑制剂的作用只是让身体以为自己有足够的信息素,但事实上并没有,所以久了抑制剂的效果就会愈来愈差,Omega激素太多的后果,就是发情期会开始提前、变得频繁,这样才能吸引Alpha,给予中和的信息素,也可以说是演化下来的繁殖本能。”

邹远听得一愣一愣。

“那....我不能直接摄取信息素之类的吗?”

“你的话,现在买一次发情期需要摄取的剂量,都可以买半栋房子了,信息素很难提炼,而且你身边不就有Alpha吗?何必花冤枉钱。”

“所以.....”

“年轻人,多行房多补充信息素自然就会好,如果永久标记效果更好,最好不戴套让生殖腔直接吸收,一开始发情强度和密度都会比较高,这是自然反应,等到信息素足够了,发情期自然就会稳定下来,症状也不会那麽严重,你的话密集一点,两个月应该就可以回復正常了。”

邹远拿着药单,恍恍惚惚地和于锋走去批价。


后记:

内文中没有特别解释生殖腔&标记,所以在这边说明一下我流的ABO<

生殖腔分为内部和外部,内部生殖腔是卡结、永久标记使用的地方,外部生殖腔则是一般临时标记的地方,通常都会称之为甬道。

内部和外部中间隔着一片小嫩肉这样<


临时标记:以气味为主,接吻、射在外部生殖腔裡都是临时标记的方法

永久标记:在内部生殖腔裡卡结,如果射在生殖腔内部又卡结,就很可能会怀孕ヾ(*´∀`*)ノ


然后谢谢大家愿意持续追踪这篇文,不嫌弃真是太好了(´;ω;`)

另外偷偷問一下有沒有人願意幫忙畫封面or設計,意者私信QQ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64 )